特朗普为何死活不信科学?以为他在装疯卖傻你

  许多年之后,回忆起2020年的这场大流行病,黛博拉伯克斯医生(Deborah Birx)可能会想起,她在白宫看到特朗普告诉美国民众注射消毒剂来治病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伯克斯是白宫的新冠疫情小组协调员,虽然她清楚总统先生每天在发布会上都会有一些惊人之语,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4月23号,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当着全国人民建议科学家,可以研究在人体上使用紫外线,并注射消毒剂来对抗新冠病毒。当时伯克斯双唇紧绷,眉目间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惊讶之情。

  ‍作为一名细胞免疫学家,伯克斯表情管理已经很专业了。因为她此时的身份不仅是科学家,同时还是一名外交官。自特朗普开始发表各种反科学反智的言论以来,她一直金口紧闭,不予评论。

  如果博克斯是有所顾忌的话,那么其他的顶级科学家就直言不讳了。来自哈佛的环境学家约翰霍尔德伦(John Holdren)说:“特朗普不断的滑稽行为已经对美国人民构成威胁。”霍尔德恩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白宫科学顾问。

  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霍尔登表示,特朗普政府目前在科学与专业知识上的做法“从很多层面讲都是耻辱。”这些胡言乱语不仅会误导公众,增加风险,同时这些话也在分散顶级科学家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本该把一心一意对付病毒的时间与精力,拿出来一部分向公众做科普。

  新冠病毒在美国肆虐超过3个月后,确诊的感染人数超过了134万,这也让大统领与科学家们的紧张关系接近爆点。科学家们感到沮丧和绝望,因为领导人不再以证据作为结论的依据。

  新冠疫情绝非是大统领第一次和科学家们产生矛盾,让我们来一起回顾一下以往的那些会令人哭笑不得的场面。

  2017年8月,那次罕见的日全食,天文学家和眼科医生反复警告民众不要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直视太阳,但大统领不信这个邪,一出门就抬头望着太阳。 不过后来他还是乖乖戴了防护眼镜。

  气候变化问题被特朗普视为一场“骗局”。记得多年前美东地区迎来了一股超级寒流,特朗普发推说:说好的气候变暖呢?

  特朗普质疑科学的段子很多,不过有一条可能得到很多人的认同。2018年他进行了年度体检,190的特朗普体重108公斤,属于超重,医生要求他减肥,健康饮食,多运动。但是白宫知情人士说,特朗普从来不使用白宫的健身房,他认为“运动是浪费体力”(exercise would be a waste of the energy)

  几十年以来,特朗普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没有人比我更懂XX”,XX= 病毒,税收,盖楼,基础建设,竞选筹资,银行,贸易,咨询,科技,H1-B签证, ISIS,脸书的力量,民调,法律官司,金钱,制度,游戏规则,政客。

  没有人比我更懂病毒,大统领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呢?3月6日,他在参观亚特兰大疾控中心总部时:“你知道我的叔叔吗,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科学家,在麻省理工教书多年,他是个超级天才,总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么懂病毒,人们对于我的学识感到惊奇,也许是因为我有着懂科学的基因,也许我该去当一名科学家,而不是来竞选总统。”当时身旁CDC的主人雷德菲尔德一脸苦笑(Robert R. Redfield)。

  约翰特朗普(John Trump) 出生于1907年,他的父亲,也就是大统领的祖父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当约翰特朗普11岁时,弗雷德在1918年大流行期间死于流感。约翰特朗普的兄弟,也叫弗雷德特朗普,是现任总统的父亲。

  当约翰和弗雷德一起长大时,约翰上大学并进入科学领域,而弗雷德则专注于房地产开发。约翰先后就读于布鲁克林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后,约翰最终成为马萨诸塞州学校的科学家,在接下来的四十年里,他从事了各种开创性的项目,成为了一名物理学家和发明家。1936年至1973年约翰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期间,他与同事共同开发了世界上首台200万伏特级X射线发生器。 这是他最大的医学成就之一,挽救并延长了生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约翰特朗普参与雷达的研发,帮助美军并制造了干扰敌人通讯的干扰设备。他的工作当时被认为非常有价值,以至于他干脆深入欧洲前线,为美军改进设备。

  战后,由于约翰特朗普的突出贡献,他与艾森豪威尔将军一起进入巴黎,设立了麻省理工学院巴黎分部。返回美国后,他与Robert van de Graaff共同创立了一家公司,生产用于医疗和其他用途的高压设备。

  有这么样一位叔叔,特朗普能不骄傲吗?一直以来特朗普都认为约翰叔叔是罕见的天才,而他继承了叔叔的科学天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会提出往人体里注射消毒剂来杀死新冠病毒的理论。虽然不能确定二者是否直接有关联,但巧合的是,约翰曾经提出过,如何通过直接将电子注入患者皮肤来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他还列举过一些测试,表明使用电子可以破坏血浆中的肝炎病毒。不过约翰的这项理论从来没有付诸实践。

  前面提到约翰的生意伙伴Robert van de Graaff的儿子Van de Graaff告诉《华盛顿邮报》,如果约翰叔叔知道,特朗普在新冠疫情期间撒布未经证实的科学理论,约翰叔叔可能会被吓死!

  Van de Graaff回忆起他心中的约翰叔叔,是一位非常严谨的人,他的思想绝不会允许特朗普发表那些脱口而出的危险言论。

  曾花5年时间,研究过约翰与Robert Van de Graaff合作关系的加拿大约克大学的学者芬纳(Edward Fenner)也认为,如果约翰泉下有知,可能会无比震惊和恐惧。但是在特朗普家族中,可并不这么看。约翰的女儿克莉丝汀告诉《华盛顿邮报》,她回忆起自己家人和特朗普的家人一起郊游的时候,她相信父亲和特朗普具有共同的特征。

  特朗普还说过他能被沃顿商学院录取也是因为他无比的“聪明才智”。约翰叔叔的基因让他在沃顿商学院取得了优异的学术奖项。在特朗普的眼中,沃顿是全世界最难考的学校。但是《华盛顿邮报》调查发现,沃顿商学院本科生在去年的录取率高达40%。在特朗普申请的那一年,他的面试官是他哥哥的密友诺兰(James Nolan)。诺兰后来表示,那时候被沃顿录取并不是非常难,他并不认为特朗普是天才。

  新冠也绝非是特朗普政府第一次和科学对抗,上一回合的激烈对抗,大家可能还记忆犹新。在2017年 ,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成为了全球唯一退出协议的国家。

  特朗普公开表示,他不相信全球气候变暖,认为气候变化是由其他国家制造的一场骗局。而且对于特朗普来说,撤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仅仅出于科学原因,更是涉及到政治利益。

  正如共和党战略家约瑟夫皮尼恩(Joseph Pinion)所说,特朗普是从政治而非道德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首先特朗普的票仓更多的是来自共和党的中坚力量,即大量的美国蓝领工人与农业生产者,包括传统的传统制造业,卡车司机以及农民等。

  特朗普竞选时的口号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让制造业重回美国本土。这时候如果承认了环境变化,那么要求减排碳排放量,则会大大的提高传统石化能源的使用成本价格,让美国的蓝领阶级的利益直接受损。

  另外,传统的共和党背后的大财团也更多的来自军工,石油与钢铁等传统行业,比如为特朗普竞选拿出大量政治献金支持的科赫兄弟财团,就来自传统的石油行业。

  历史学家和外交政策专家普遍认为,政府无视科学专业知识-无论是退出《巴黎协定》还是停止向世界卫生组织拨款,都会削弱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赖斯大学的历史学家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说:“特朗普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反科学和最反环保的总统。而他那些反科学的言行,已经侵蚀了美国曾经最令人羡慕的资产之一:几十年来政府所积累的深厚的科学专业知识。”

  布林克利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之所以能迅速领先全球的一个原因在于:“美国代表了这个时代所有的先进科技,无论是制造脊髓灰质炎疫苗还是人类登上月球,美国都通过科技证明了国家的强大,要恢复对美国的钦佩,科学家们需要一场真正的斗争。”

  如果说之前不相信科学,只是关乎美国人的面子和钱包,那么现在则会直接关系到美国人的生命安全,如今美国全国范围内的停工已经将超过3320万人推向失业。

  美国高层的卫生专家们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在建立健全的测试系统等措施之前,不应该让人们过早地重返工作岗位,因为这可能会导致大量新感染,从而加剧危机。控制病情将变得越来越困难。那个时候,大统领再如何说“自己是最懂病毒的那个人”,恐怕也不再会有人相信他了。

  约翰叔叔在1985年去世后,里根总统向他追加了美国国家科学奖章。约翰的商业伙伴罗宾逊(Denis Robinson)在《今日物理学》上为约翰写的讣告这样形容:约翰. 特朗普外表上看就是世界上最温和的人,但又凭借他精心整理的事实,极具说服力。 他的品格是对所有人都怀着仁慈和关怀,无论面临多大的压力,他从不威胁他人,也不自大。如果特朗普如果能够继承约翰叔叔的这些品性,也许世界将会因此而不同。

上一篇:燕京理工学院医学文化节:95后援鄂英雄麻义林线
下一篇:恒瑞医药:公司销售费用率处于行业居中水平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上海美中嘉和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开业启航 认领献
服务热线

http://www.barbarascottink.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