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盛传“疫情是骗局”美国一线医生要疯了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新冠疫情是“骗局”、消毒剂能治疗新冠肺炎、5G帮助传播病毒......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以来,种种网络谣言、阴谋论和虚假信息肆虐,而网络平台的监管疏漏,以及部分政界人士的背书,都助长了谣言波及的范围和严重程度。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7日报道,阴谋论在网络上的盛行,已经影响到了美国一线医生的工作状态。除了要救治因相信谣言而患病的病人外,还需要常常应对来自阴谋论者的大量虚假信息和骚扰。

  对此有医生认为,网络平台需做更多工作来限制这些信息。还有医生开始质疑:当医生在一线拯救生命的时候,另一些在家看视频的人,却借用阴谋论攻击他们。“我们这样做(治病),是为了什么呢?”

  哈迪哈拉逊是一名来自纽约的心血管病医生,在这次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斗中,他所在的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收治了许多新冠肺炎病人,而作为一名优秀的内科医生,哈拉逊自然也需要参与到一线的救治过程之中。

  但在他近期的生活中,除了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漫长轮班以外,来自网络上的骚扰也让哈拉逊感到心力憔悴。

  在哈拉逊的脸书页面上,有一名网友坚持对他留言称:“没有人死亡,新冠疫情是新闻媒体编造出来的假新闻。”还有网友根据哈拉逊页面中的照片判断,给他留言说:“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医生。”

  上月底,美国加州的一场抗议活动中,一名抗议者手中拿着“新冠疫情是谎言”的标识 推特图

  而无奈的哈拉逊只能做出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我是一个真正的医生,我们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内有200多人。”

  但给他留言的人并不相信哈拉逊,还要求他给出证据。最终,哈拉逊被这些人踢出了讨论组。

  NBC介绍称,今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将这些针对医生有组织的骚扰、虚假信息以及阴谋论定义为“信息疫情”(Infodemic),伴随着新冠病毒的流行,信息疫情也在网络世界上蔓延开来。与哈拉逊类似,许多其他美国医生,也正在应对来自阴谋论者的大量虚假信息和骚扰,其中一些人已经不再只是在网上发帖,他们甚至会骚扰医生,要求提供疫情严重程度的证据。

  其中一些阴谋论者声称,其实“医院内根本没有人”,还有些人则臆想,新冠疫情是为了给美国人接种疫苗或植入芯片的阴谋的一部分。

  对于这些骚扰,哈拉逊无奈地表示,与阴谋论者打交道是他必须面对的事中,“第二痛苦的事,仅次于与亲人分离”。

  将新冠疫情视作一场“骗局”,仅仅是相关谣言和阴谋论的冰山一角。在脸书、“YouTube”和推特上,还有着更多稀奇古怪的谣言和阴谋论,而平台监管不力,以及政客的无知言论,正助长这些信息肆虐。

  邓肯马鲁,同样是一名来自纽约皇后区的内科、流行病医生。他从同事那听说,上周有一名年轻患者因摄入漂白剂导致肠道受损而被送进了急诊室。而就在事件发生的几天之前(4月23日),总统特朗普在疫情简报会上发表了荒唐的“消毒剂洗肺论”。

  而据NBC此前报道,自特朗普发表“消毒剂洗肺”言论的24小时内,因担心自己摄入漂白剂或其他家用清洁剂,美国多地民众咨询卫生局的人数大幅上升。为此,卫生部门还专门进行了辟谣,称服用此类物品可能致命。

  特朗普提出的这一“建议”,虽然荒谬,但实际上相关谣言早已在网络上流传。NBC介绍称,多年以来,在互联网的“边缘地带”,使用漂白剂、消毒剂乃至紫外线作为医疗手段的谣言层出不穷,而新冠疫情则助长了这些荒谬的言论。

  支持特朗普的“QAnon”阴谋论群体声称,服用一种名为“医用矿物溶液”的稀释漂白剂,可治疗新冠肺炎。特朗普发表这一言论后,不少有名的“QAnon”账户,在社交媒体上“庆祝”特朗普对注射、服用漂白剂的认可。

  臭名昭著的“Qanon”群体,还将战火引向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声称后者“制造”了新冠疫情,企图用疫苗“控制”人类。反疫苗运动还催生了一种新的阴谋论,认为5G基站正在“削弱全球各地民众的免疫系统”,而新冠疫情只是“掩盖全球各地巨大死亡人数的幌子”。

  而特朗普和蓬佩奥为甩锅而助推的“新冠病毒实验室起源论”,也流传甚广。纽约南安普顿石溪医院流行病学家拉杰夫费尔南多表示,在他个人开设的新冠病毒节目电台中,每两个打电话的人中,就有一个提到武汉的病毒实验室,以及5G基站传播病毒的阴谋论。

  对于顽固的阴谋论者,费尔南多认为他们有着自己的想法,“无法受人控制”。但对其他人,费尔南多还是会耐心地回答问题,“看看人们为什么会这么想,为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合适的答案”。

  除了口无遮拦的政客,网络平台的监管不力,也助长了谣言的肆虐。接受NBC采访的这些医生都表示,社交媒体公司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来限制那些为了利益传播阴谋论的势力。马鲁表示:“有些人推迟就医,而最极端的情况下,一些人因为结构性因素而喝下漂白剂,这只是强调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没有保护公众免受虚假信息的影响。”他口中的“结构性因素”,指的正是脸书、推特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巨头。

  他认为科技平台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处理虚假信息,但他承认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我真的认为让这些公司承担责任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NBC介绍称,最近几周,社交网站的确采取了各种措施来阻止虚假信息,例如为来自公共卫生官员的信息开设专门的门户网站,还禁止了5G相关的阴谋论内容。但疫情之下,民众的焦虑心情,以及阴谋论者有组织的活动,仍旧为虚假信息提供了温床。

  如今,如果在推特上搜索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平台会自动弹出“事实核查”页面,但在一线医生看来这还不够

  加利福尼亚州匹泽学院的哲学教授布莱恩基利表示,一些人在危机时刻会寻找一些牵强附会的想法,用简单的答案来解决复杂的问题。

  “在混乱时期,一个直截了当、可供消灭的敌人(例如盖茨或是‘光明会’这样的神秘组织),能给阴谋论者带来希望、动力和力量......人们正在寻找某种解释 ,来控制他们生活中的某些东西。”

  另一方面,近年来,边缘媒体人士和活动人士已经通过这些社交平台建立起了一个“有弹性”的信息网络。雪城大学研究虚假信息传播的传播学助理教授惠特尼菲利普斯表示:“新冠病毒的暴发让我们看到,阴谋论在某种程度上是如何变得更有组织性的。”

  菲利普斯说:“对于阴谋论来说,它们之所以不受事实核查的影响,是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信徒生存的一种方式。你需要揭穿的并不只是一种说法,而是一种全面的生存方式。而社交平台强化了这一点,因为人们多年以来一直在使用这些平台。”

  不管阴谋论如何在网络上“风生水起”,真正在拯救生命的,仍是各个医院抗疫一线的医生。哈拉逊医生已经明白,这些阴谋论者并不是他需要关注的对象。

  “我们的情感能力是有限的,我不会工作一天后,花费精力去说服一个阴谋论者,他们对任何证据都免疫,你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

  就在哈拉逊决定远离脸书的同一天,纽约市民众举行了致敬医护人员的仪式,他们在阳台上敲击锅碗瓢盆,以示敬意。

  对此,哈拉逊医生表示:“我哭了起来,我想:‘我在这还能相信什么?’(网络上的经历)几乎是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有些人仅仅是坐在交流看视频,然后就能和我说,这些(疫情)都是假的,而与此同时,我们正在拯救生命。”

  他感到心累,“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们这么做(治病救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上一篇:战疫院长访谈录 无锡市人民医院院长姚勇:一手
下一篇:为爱前行——记法国抗疫一线的华人医生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最新的医学资讯 - 37度医学网
服务热线

http://www.barbarascottink.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