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辽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特种车辆技师讲述方

  我叫邓明涵,来自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验科。2月3日,我正准备春节后的第一个夜班,接到救援队要求24小时保持手机畅通、随时准备驰援武汉的通知,对于这个通知我并不意外,因为我是辽宁省国家医学救援队检验科的队员,面对汹涌的疫情,我早已做好奔赴前线,救援队群内开始驰援武汉医疗队报名,我毫不犹豫,第一时间提交了报名信息,22:50,得知自己入选。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检验科领导高度重视,对我们急诊检验人员进行了严格的三级防护培训与考核。大年初一急诊检验室就开始对确诊新冠肺炎患者的血液标本进行检测。接到出征通知时,我正穿着三级防护检测患者标本,完成工作后,马上准备驰援武汉所需设备、试剂、耗材等物品。回到家已是次日凌晨两点半,抓紧时间收拾好自己的行装。2月4日早上7:30,医疗队在学校内集合完毕,驰援出征。

  接到任务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提前把爱人和儿子送回了朝阳老家。虽然回家收拾行囊时心里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但在出征仪式和去往机场路上都有领导、同事和家人的祝福和鼓励,看着点爆的朋友圈,我感受到了这是一份前所未有的勇气和责任,我热血沸腾,我为有机会在阻击疫情最前沿而感到自豪!

  一支医疗队,迅速反应,星夜兼程,千里驰援,这是国家使命,更是辽宁人的担当。

  2月4日19:40,方舱医疗队抵达了武汉机场,踏上这片大地,看到机场地勤小哥竖着大拇指对我们高喊“武汉加油”,内心暖意融融、热血沸腾。驱车去驻地路上,武汉仿佛真的被按了暂停键,一切都静悄悄的。

  刚到武汉的时候方舱医院还在紧张筹建中,领队把我编入了消杀防控小组,负责驻地的消毒工作。在赵鑫护士长组织下完成消杀防控小组标准操作规程的编写,制定周密的排班轮次表,我们不论在现场或是在驻地,都保证让每个出舱的队员“一对一”两次“消杀”,确保尚红院长送别时提出的医疗队员零感染要求。

  2月5日,方舱医院车队抵达武汉。我进入检验车进行检查,发现检验车上配置的血常规机器由于长途颠簸出现了故障。我马上联系工程师,在其指导下经过4个小时的排查,发现探针液面探测器出现问题,随后我联系武汉厂家调取配件,最终仪器修好。一身冷汗出来,感到武汉夜晚的湿冷,但心里却仿佛卸下一块大石头。

  武汉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就是我们的战场,它分为A、B、C三个区,A区由湖南湘雅医疗队牵头负责,C区是上海华山医疗队牵头负责,B区由我们牵头负责。三支医疗队分别安营扎寨,都配备了一辆检验车,各负责本区域所管病人标本的检测。

  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新冠确诊的轻症病人,这里是临时组建的医院,医疗资源有限,血常规是帮助医生判断病人病情和转诊的重要参考指标。

  随后几天,紧张的工作开始了。因为只有我一名检验师,每次我进舱之前得先去患者的病区取患者的血常规,然后穿过病区到检验车,穿着笨重的防护服,原先简单的操作都变得吃力,首先进行血常规质控品检测,质控通过后进行标本检测,因为没有LIS系统,需要手工输入患者信息和检测结果,增加了不少工作量。最多的一天检测了66个血常规。检测后,对所有标本按要求进行消毒处理,确保生物安全,一套流程下来,至少4个小时,有时超过8个小时,虽然汗流浃背,但我知道,前方医务人员比我更辛苦和危险。

  2月21日,终于完成所负责病区300张床位的患者血常规检测,现在24h待命,新收患者抽完血就过去检验,随叫随到,我不怕累,期望患者及时得到救治,疫情尽快结束。

  2月23日,今天正逢武汉封城满月,我们医疗队从接到通知到驰援这里已经近20天了,在领队和队长的带领下,我们面对困难不逃避,面对危险讲科学,我们精诚团结,相互配合,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这就是一个人,一台机器,一辆车撑起300张床位检验工作的故事,故事每天都在续写。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作为医者,作为检验人,我也守卫武汉,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不灭疫情,誓不还乡!

  我叫吕鹏,来自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放射科,今天是我来武汉支援的第二十天,现在是凌晨两点半,身体的疲惫却不能给我带来困意。回想这十多天的点点滴滴,虽然辛苦,心里却充满斗志。

  我所工作的X线车就在邓明涵所在的检验车的隔壁,如果说他是“一个人的战斗”,那我这里则是每天人流络驿不绝,熙熙攘攘,好在病房把检查时间安排在12点至下午4点,阳光下病友们都能在车外有序的排队等侯。

  这是我在X线车里工作的情况。整个X线车内部分为检查室和控制室两个部分,四周和中间都是铅防护,保护技师也保护在外面等候检查的患者不会被辐射。

  工作量不断增加也是我每天需要面对的课题,现在平均每天需要拍大约50个片子,录入患者信息、帮助患者摆好体位、拍片、传图,厚重的防护服让平时原本一气呵成的动作变得不那么连贯,车里闷热的环境让原本就爱出汗的我每天都湿透。即使这样,我对每一位患者也绝不马虎,在与患者的接触中我能深切感受到他们对辽宁医疗队的感激,我能做的就是拍好每一张片子。

  2月21日,期盼已久的车载CT终于到了。做为目前队里唯一的放射科技师,队友们开玩笑说我是队里“身价”最高的人,但为了让自己对得起这个身价,大家不知道的是我早早就开始复习CT的相关理论知识,在CT还没到之前就向东软工程师要来了CT说明书的电子版,开始提前熟悉设备操作,以便设备到来之时能第一时间上手,让这台先进设备能够尽快为患者服务。

  让我感动的是领队、队长和队友们一直在支持着我。为了能让CT尽快为患者服务,大家连夜查看车载CT停放的场地,连接市电,调试设备,制定感控流程、和院里协调相关工作......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团队的不懈努力下,车载CT于23号下午正式启用,当天下午就为29个患者拍摄了肺CT,回到驻地已经是晚上7点。

  尽管任务仍然艰巨,但当我看见每个病友洋溢着充满希望的笑脸,看到武汉的情况越来越好,感受到队友之间的齐心协力,我觉得我们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最终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在武汉组建的几家方舱医院中,各省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不仅带去了先进的医疗技术和管理经验,各队随行的检验车和X线车(车载CT)也同样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辽宁队所在的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分三个病区,分别对应湘雅、华山和辽宁三支医疗队在牵头负责医疗护理及感控等工作,各队带去的检验和放射车(车载CT)则各自承担起本队所管病区的医学检验与影像检查工作。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上一篇:医学专家:疫区的即便是健康人将来可能也要抽
下一篇:《美国医学会杂志》子刊:为什么心血管疾病“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百度贴吧——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
服务热线

http://www.barbarascottink.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